我一直以為我寫過這個故事。但好像沒有,哈。


故事開始於我高三那年。


大家都知道高三的時候是人生很大的一個轉折點。因為要準備考大學,不論是推甄或者申請或者聯考,所有的高三生所有心思都在思考"要念哪所大學?"還有"要念什麼科系?"


當時的我,深深地認為我要念建築。講到建築是胸口會有一股溫度湧出來,快樂地躍躍欲試的感受。所以我登記參加校內初選要由學校代表推甄成大建築(當時都是要學校推選才能推甄所以都要校內初選,不是我比較厲害,可以代表學校)因此,班上某同學說要介紹一個成大建築的學長給我認識,可以問一些成大建築的問題等等。我當然很開心地就說好。


這個人就是Kyle Chen,當時名號"凱子學長"。因為他很凱嘛!


高三的女中校慶園遊會,K就拿著他推甄上成大建築的資料給我。(其實我完全忘記這件事,是他後來跟我說的,我只回"那麼多學長來找我,我哪記得" 哈哈) 


也許這之間我們也有用電話或什麼的聯繫吧....但是我真的忘記了。


時間就跳到我去成大建築系參加面試的前一天。早就跟K說了我媽和我弟會跟我下去台南。K幫我們訂了一間房,陪我們到處晃了一陣子。那天晚上,就帶我出去吃飯(K後來就一直說,其實他印象最深的就是羅姊,羅姊整個open,就放自己女兒跟第一次見面的男生出去吃飯@@)。高三的時候還笨笨的(我是對男女情愛比較晚熟的那種),所以單獨跟男生吃飯是少有的經驗,害我緊張了一下。晚上就坐K的車,然後去了一個要爬樓梯座位又很難坐的茶店吃飯。(後來證實:是奉茶!!) 聊天之中就是講些成大建築的事情,沒什麼重要的事情。不過,我當時覺得K很臭屁!!就覺得他是個家裡有錢的被過度保護的小孩!!(哈哈哈,這是當時的真心話)


隔天,我參加了成大建築的考試。台南真的好熱喔!!就在等待的當中,K就跟朋友(後來證實是雞肋哥)帶了一堆的安平豆花給我們吃!!(真的是一大袋,所以我印象深刻)。那時候我大概是吃粉圓豆花,然後羅姐對於我吃粉圓豆花很有意見(因為我堅持每口湯匙中都要有適當比例的粉圓與豆花! 但羅姊覺得我超龜毛),所以羅姐還當著K的面一直念我吃豆花的事情!! (這也是K後來跟我說的,我早就忘記有這回事了,哈)


總之,我沒推上成大建築,後來我去台大戲劇面試還有跟K及他女友(當時在台大日文念書)碰面打招呼。隨著我跑去念新竹交大,也就沒有任何交集。於是我跟K就這樣,斷了所有的音訊與聯絡。在我心中,就是個幫助很多很好的學長! 很謝謝他對我的幫助,不過當時很多同學也都有這樣的經歷啊!


然後,我念了交大電信,瘋狂玩樂。碩士班,暴肥。理X上班,累得要死。日本遊學、崩潰迷網等等。我這些年就過著我自己的人生,然後經歷結婚、離婚、單身等等。


不過K常常出現在羅姊口中,羅姊常說"當時玫翎推甄成大的時候,有個學長買安平豆花來給我吃,安平豆花好好吃喔!!"。(我也覺得羅姊重點就是豆花!!)


緣份這種事,真的是很奇妙~要相信老天爺都有他的安排。


兩條平行線在2000年有個交點,然後各自發散,卻在2010年開始有同一條漸進線。


2010年8月,我從日本結束短期留學,剛辦完離婚手續,處於人生中最低潮最迷惘最神經病的時期。K在msn上丟我,我們就聊了起來。剛好那時候K也剛結束紐約階段,準備要創業所以天天掛在網上。我因為要找工作,也天天掛在網上,加上K剛好每週末都要上台北聽課,所以順理成章,幾乎每週末都會見面。


記得我們重逢後第一次見面是我剛考完專利師考試的隔天(剛好有颱風快來了)。那天中午,我跟爸媽還在寶飽煲吃飯,K打電話問我說"今天天氣不好,你確定晚上還要出門嗎?" 通常懶人如我,就會說,對齁,那算了。但是那天,我就不知哪根筋不對,我說"要!! 因為我剛考完試,我要出去玩!!"


那天下著雨,我穿上連身花洋裝跟羅馬高跟涼鞋,搭捷運去101。我先到了,就先去逛逛。等逛到roots,剛好接著K打來的電話說要來roots找我。過幾分鐘,我看到一個人,穿著灰色的polo衫,側背著長長的書包,搖搖晃晃地走過來。不知道為何,我趕緊低頭裝作開衣服而且就笑出來了。心中想著"果然是紐約回來的壓!!"(就是我印象中那個臭跩又很有自信的樣子)哈哈哈哈。


我們去金湯匙吃泰式菜。點完之後,K一句"所以,你這10年都在幹嘛?"就打開了話閘子。


當時,我就跟他坦白了所有的事情,講來就是奇妙。我當時就不知道未來我應該要隱瞞離婚的事情,還是大方離婚的事情。我就覺得先試"大方"。如果這樣就被嚇壞的男人,就代表沒見過世面。而就這麼巧,K居然回說"我覺得離過婚的女人對我來說是加分耶!"(雖然也有可能是亂講的 不過對當時的我來說 根本就是強心針啊!!)


於是我們就一起去安徒生童話展,看電影,吃飯等等等。慢慢地,越來越熟悉,我發現他已經不是我當初認為很臭屁很嫩的人了。經過這些年,他也有經歷不同的事件,現在的K。一樣很有自信又臭跩,但是不是井底之蛙的自大,卻有一種洗練的沉穩。


同時間,我被阿雅邀請去日本住一個越順便找工作(當時我覺得台灣環境對離婚女性很不好,所以很想出國工作跟生活),雖然我隱隱知道K可能也有好感,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未來我在哪裡,我也害怕跟K如果真的發展,這樣的遠距離恐怕是一段很累的戀愛。而我在上一段關係中好累,我想要的是一段舒服的關係,而不是修行一般的戀愛。


去日本是9.30的機票。9.25朋友幫我過了一個生日。當然,K也有來。吃完飯,K送我回家,我害怕K對我說什麼,所以一到家樓下,我就快速地說"掰掰,謝謝你送我回來(加上超級陽光大微笑)"然後跑上樓。沒想到,K就傳簡訊來"你那麼聰明,一定知道我要說什麼吧?"


經過一整晚的思緒亂飛跟心理狀態不明。我跟K說給我時間想想,我還是要去日本,讓我想想。


然後我一個人搭上飛機,去了日本,開始跟阿雅的同居生活。這之間,我也在想,到底我要怎麼選擇? 我準備好接受新感情了嗎? 雖然心中充滿迷惑,但是我還是跟K保持著MSN熱線。


10月底,我回到台灣,K來桃園機場接我。可能是一種莫名的距離感(就好像網友第一次見面那樣的違和感),我覺得很害怕。我很害怕K也許根本沒有他講得這麼好聽,只是一個滿口胡話的男生,但是他整個拍胸脯,不知不覺地,我的心中就有一股小聲音說:"那就給他照顧吧!"


2010/11/6。我們一起去大稻埕看花博開幕的煙火。隨著大把大把的空間的亮花,開始了我們的交往。然後我搬到台中,開始在台中工作。


剛開始交往,其實熱度反而退燒。原本保護的台北-台中距離沒了。同處在一個城市,K開始覺得我占據的時間很多,加上他們家裡對於我的省籍有意見(228事件受害者家屬都會有些刻板印象啦,我可以理解)。所以228那連假,我們的關係降到冰點,然後隨著又慢慢地溝通,雙方的理解與日俱增。但是5月多,K在紐約不知道發什麼神經,又莫名其妙說些奇怪的話。(後來他坦承是因為看犀利人妻,所以胡思亂想,還被我打嘴巴) 等他回國後,我們又好好溝通一次。這次之後,總算兩個人有"穩定"發展的感覺。其實我知道K是個很孝順的人,他是很害怕如果跟我繼續,K媽媽會不高興,所以他總無法全心的投入。我當時就決定學我同事的某招-直接去K家,讓他們了解我。


K: 你準備好去我家了嗎? 

我: 你媽會打我嗎?

K: 怎麼可能!! (驚訝)

我: 那有什麼好怕的? (整個不怕死狀態)


剛去的時候,K爸媽都不理我,把我當空氣。我當時是覺得,如果你不認識我就討厭我,那也許是你的問題。但如果你了解我還討厭我,那就是我的問題。為了讓你跟我都沒有問題,所以我就覺得要多增加互動,讓你了解我(阿雅說的好。怎麼有人不喜歡你,你是李玫翎耶。哇哈哈)


還好還好,其實K媽媽是很明理的人,只是雙魚座浪漫的個性,比較不安也害怕兒子被搶走而已。也剛好,其實我還有點人見人愛啦(就比較會做人,耍心機,顆顆)


然後,6月是K的生日。我們一起去溪頭玩樂,慢慢地,越來越多的相處與認識讓我覺得,跟他在一起很放心。然後他某天就把我帶去逛戒指。害我真是心頭小鹿亂亂撞。


我常常想起機哥曾經說過"以李玫翎的狀況,不是找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就是找一個什麼都會的。" 爸!!你也太鐵口直斷了吧!!!!  K雖然也有缺點,不足的地方,但是我們真得可以截長補短。哈哈。

像是:

他喜歡工作,我喜歡玩樂。

他喜歡賺錢,我喜歡花錢。


時間到了8月,他在台南租了一個套房準備開始念博班。又開始台中-台南的距離。若說前次經驗讓我學到什麼,就是不要讓男人認為你在對他逼婚然後他不情願地結婚了一年不到又吵著要離婚。所以他去台南,這樣的劇變,我一方面覺得很想有所進展,一方面又覺得不能讓他有壓力。這樣的矛盾下,心情常常不穩定地搖擺。我自己心中偷偷地設了一個期限,如果到明年農曆年後,他都不對我說未來的事情,那就算了。於是我就這樣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陰陽怪氣,難以安定。


9月中,我麻吉去買了iprimo的婚戒。我跟K講這個消息的時候,心中默默地也希望他可以有所動作。但K卻冷淡地回應,接下來的幾天更是越來越冷,好像隱瞞著什麼,又好像躲著我。連我傳訊息叫他打電話給我,他卻說"我要睡覺了,不打電話"。我9/16訂好車票去台南,我都氣地不想去台南了!!


9/16。我還是坐火車去了台南。K開車來接我。我一上車,他就把我行李箱接過去,居然放在膝上這樣開車,我看了實在太好笑。心理想著"我真是無法對他大生氣耶!!"但我還是故意臭臉,然後吵著我要尿尿。K只好先把我載回他房間,然後他就叫我去找貓貓(一個玩偶)。因為我實在是個有條理的人,我就打算從門找到廁所。才找到鞋櫃,K就急忙說,"貓貓在衣櫃裡!!你去衣櫃" 我一打開衣櫃,就看到一束花,還有貓貓跟一張卡片。

拗氣得我,就說我要躲在衣櫃中看卡片,卡片中寫著這一年中我們對彼此的理解與越來越深的羈絆,但最後一句居然是"生日快樂"。我正覺得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因為我生日是9.25啊!!)


但一轉身,離開衣櫃就看到K拿著打開的iprimo小盒子,說"玫翎...嫁給我吧..."  

(我當時一直以為他是要道歉~所以沒有想到嘛~)


我整個大驚訝還一直大叫說,你怎麼會有!!你怎麼會有!!你怎麼會有!!你怎麼會有!!
(因為iprimo是完全客製化,怎麼會有戒指?)


然後我問K"你可以接受並尊重我的家人嗎?" 還說 "這次不可以離婚喔! 因為再離婚的話我一定會死掉!!" 但是K都很溫柔地說"當然不會壓 傻瓜"


我就答應了!!!!!!!!!!!!!!!!!!!!喔耶!!!!!!!!(還逼迫他單膝跪問第二次才要答應)
而這天晚上K就帶我去當年一起吃飯的奉茶~重溫舊夢!!

於是,我跟K就說好101.01.01要去登記結婚嚕。









PS. 當初第一次踏進K房間就發現床上有隻米老鼠玩偶。我直覺就說,這應該不是你自己買的吧? K就說,對呀,ex買的。不過米老鼠一直在紐約陪著我,我就覺得有感情了,不是對ex的感情。但我就不爽,趁聖誕節送了一隻貓貓玩偶給他,還跟他說"老鼠怕貓,所以這隻貓一去,我想米老鼠應就會嚇得躲起來了吧? 下次我再去,應該就看不到囉?" 所以K有隻貓貓玩偶。 


PS. 原來K比我麻吉還早兩天去買了戒指,原本想要等我生日在跟我求婚(那時是我生日前兩週)。但是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的麻吉買戒指事件,搞得他其實已經買了卻又不能表態但是我又很失望的尷尬場面,所以他那一週整個都對我很冷淡不敢跟我講電話怕漏餡。憋了一週,眼看著我都要爆發了,所以他只好提前一週求婚,所以卡片上面是"生日快樂"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RLINLEE 的頭像
MERLINLEE

MeRlIn's 30

MERLI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夫人
  • 讚!
  • FB中毒太深啦~~夫人

    MERLINLEE 於 2011/11/01 11:02 回覆